手机学佛网
弘扬正信佛经文化

野  狗

野  狗

往昔有一野犴,其性饕餮,游行聚落,处处求食。日至染家,不觉堕于蓝色盆中。染主见已,拽出掷地。于时野犴遂宛转灰土。既见身体污恶不净,便即入河沐浴而去。身毛光泽,似如蓝色。时众野犴,见其毛色异于寻常,而生甚怪,众共问言:“汝是何人?”

彼即答曰:“我是帝释天王之使,册我作禽兽中王。”

时野犴作是思惟:“身是野犴,色非本类。”

时众野犴,共报师子知。狮子便告大师子王。师子王遂即遣使,令检虚实。其使到已,见彼蓝色野犴乘大白象,诸禽兽等普皆围绕,如事兽王。其使见已,还来王所,广说如前。大师子王闻是语已,便与军众,往彼众所,见野犴王乘大白象,众兽围绕,大虫及豹大力兽等亲为左右,余小野犴远避而住。心生懊恼,便设方便,于野犴中差一野犴,令唤王母。其母问曰:“于我儿所有何伴属?”

野犴答曰:“内有师子虎象,我居外院。”

母曰:“汝去定杀我子。”并说颂曰:

“我在山谷中欢喜,随时得饮清凉水。

子若不作野犴鸣,得居象上身安乐。”

使者还来,报同类曰:“彼是野犴,非是王种。我于山中亲见其母。”

诸伴报曰:“我可试看。”即便就彼。然野犴法尔,若一鸣时,余不鸣者,身毛堕落。余即鸣叫,其王野犴作是念曰:“我若不鸣,毛便落地,若下象作声,必被他杀。我今宁可象上作声。”

即便鸣叫。其象即知此是野犴,即以鼻牵下,双脚踏杀。

今 译

从前有一只野狗,生性贪吃,在各个村庄窜来窜去,到处找吃的。有一天,它走到一个染匠家里,不小心掉进一只蓝色的染缸里。染匠看见了,把它从缸里拖出来,扔在地上。野狗在地上滚了几圈,周身都是尘土。它看见自己身上肮脏不堪,就跳进河里,洗了个澡。从河里出来,它身上毛的光泽都成了蓝色。其他的野狗们看见它的毛色和平常的野狗不一样,很是奇怪,就问它道:“你是什么人?”

蓝色的野狗回答道:“我是天帝释的使者,天帝释封我作禽兽的王。”

野狗们心里想:“它的样子是只野狗,可是毛的颜色却和我们不一样。”

野狗们便把这事报告了狮子。狮子又把这事报告了大狮子王。大狮子王立即派了一位使者去察看虚实。使者一去,看见那只蓝色的野狗坐在大白象的身上,禽兽们都围绕着它,就好像在侍候兽王一样。使者看过后,回到大狮子王跟前,把这情形详细报告了大狮子王。大狮子王听了报告,便带上它的军队,来到那里,看见野狗王正坐在大白象身上,群兽围绕,老虎、豹等猛兽亲自跟在它的左右,其余的那些小野狗只能远远地躲在一边。大狮子王心里很不高兴,便想了个办法,从野狗群中选派了一只野狗,叫它去找那野狗王的母亲。这野狗在山中找到了野狗王的母亲。野狗王的母亲问那野狗说:“我儿子那里有些什么野兽?”

派去的那只野狗回答道:“它身边有狮子、老虎、大象,我们只有站在外面。”

野狗王的母亲说:“你去一定会害死我的儿子的。”又说一颂诗道:

“我在山中心欢喜,时饮清水时休息。

你若不作野狗叫,我儿尚可得安逸。”

这野狗使者回来,对其他的野狗说:“它的确是野狗,不是王种。我在山中亲眼看见了它的母亲。”

野狗们说:“我们可以去试一试。”便走近那野狗王。野狗们有这样一条规矩,只要有一只野狗叫,其余的野狗谁不跟着叫,身上的毛就会脱落。这时野狗们便叫了起来。野狗王心里想:“我要不叫,毛就会掉落。要是从象背上跳下来叫出声,必定会被象杀死。我今天要叫,也宁可在象背上叫。”

它只得也跟着叫起来。大象一听到它的叫声,知道它只是一只野狗,就用鼻子把它抓了下来,用两只脚踩死了。

 收藏 (0) 随喜

日行一善,功德无量!

支付宝扫一扫随喜

微信扫一扫随喜

文章欢迎转发,分享,功德无量:佛经网 » 野  狗
分享到: 生成海报

推荐佛经

佛渡有緣人 抢沙发

切换注册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

我们将发送一封验证邮件至你的邮箱, 请正确填写以完成账号注册和激活